方方们是如何让包括我在内很多路人产生反感的

本文转自 高程CASS 微博,发表于2020年4月4日

昨天转了余亮一篇文章,被方方粉丝多角度质疑,干脆写一篇文说说方方们是如何让包括我在内很多路人产生反感的。

我今天的评论不针对“方方日记”本身,对于方方日记的共情和理解我发过不只一次帖,这里不多赘述。早期方方日记意识形态色彩并不浓,对于了解武汉人民精神状态、舒缓市民愤懑情绪和为武汉发声方面还是颇有价值的,这些并不否认。

我之前几次评论方方日记的时候,我的关注者中确实有部分人对她不认同,但多数是中性的,也有一部分特别是武汉市民是持肯定态度的。一开始少数人群攻击方方,多数人并没有参与也并不认同这种做法,但在被动刷屏围观几轮相互骂战之后,为什么那么多中间观众对方方们的态度会出现反转?

首先,我和多数关注者起初对于方方日记并没有特别关注,大家更多关心的是疫情本身。在武汉疫情期间,我们都质疑过昏聩不作为的官僚和丧事喜办的宣传方式,并没有谁在歌功颂德和赞美灾难(之前有专帖和评论区为证),包括方方的反对者们很多也是如此。

起初攻击方方的人主要针对其作品本身部分资料的真实性和其本人的应对态度,但方方和其拥戴者在和对手的作战中,却开启了上帝模式,通过文人式的自我道德标榜和对他人的道德绑架,裹挟了一场全网意识形态口水仗,这过程中更多中间立场的人也成为其道德批判的说教对象。

你在公共平台公开发表作品,自然有人完全认同,有人完全不认同,有人局部认同,也有人局部不认同。但方方们却对此无限拔高,打着良知名义给所有不同看法的人扣帽子。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所有人都要领悟和我一样的观念和想法,才叫独立思考,才配当一个“真正的人”,才代表文明和良知,才能获得光明;如果你看待和打开世界的想法和我不一样,说明你未能清理那些“愚蠢的教育”灌输给你们的“垃圾”和“毒素”,你将代表“野蛮”和“没有悲悯之心”,堕落为“极左文革余孽”,变成“僵化、麻木、生锈的螺丝钉”,必坠入黑暗和罪恶的深渊。这些叙事和话语模式在方方转发拥戴者的言论和回复给一封颇有文人圈自导自演之嫌的所谓中学生的信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文中词汇都是直接引用。

这种上帝视角让很多人感到不安,仿佛透过历史书看到文革中两拨红卫兵各自坚信自己掌握着世间的最高道德和绝对真理,对彼此和对其他所有与自己不同的人和想法都怀着非此即彼的蔑视和全盘否定。所以,真正让多数人不舒服的不是方方们的政治观点和立场,而是这种一元论唯我独良心和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思维;是意识形态挂帅,不允许中间立场理性质疑,以及完全不运用社会科学的逻辑和实证去理性讨论问题的姿态和说教方式。

其次,不得不说,方方的拥戴者实在是一脑残粉抵千百黑。一帮造神者天天刷屏,跟帮星宿派门徒似的各种肉麻吹捧,全国抗疫那么多在一线拼命的英雄和勇士,好像都是给这位封在家里根据网络信息写作的伟大启蒙良知作家当配角的。这些人侮辱正常人的智商也就算了,还要搞日月神教教徒那套,把不认同、不喜欢或质疑其作品的人统统贴上各种意识形态标签,最后还上纲上线到“整个民族的悲哀”、“中国式道德危机”这类宏大地图炮上。这地图炮中包括了你我他更多人,一群网络喷子骂方方,方方们却非要扯上整个国家民族,其他更多数的人招你们惹你们了,要为你们的骂战躺枪背黑锅?

方方脑残粉的狂热程度和对异见者的攻击力跟当年方舟子粉有的一拼,像入了邪教似的对路人也不放过,一味死缠烂打,动不动喷不认同的人是“粉蛆”、“监狱网评员”、“极左战狼”。这和那些攻击方方的人有什么区别呢?在这种吃相难看的互撕中,怎么方方们就单方精神胜利,觉得自己占领道德高地了呢

总之,方方日记从一开始对武汉疫情的关注,逐渐被她自己和她的拥戴者们演变成了意识形态论战,武汉和疫情甚至开始成为无足轻重的内容,各种帽子戏法的上演和吸睛骂战的闹剧成了主基调。

最后,当方方和其拥戴者们挥舞另类红卫兵旗帜隔空打“极左文革余孽”的时候,其实多数人根本没把这场口水仗当成一场严肃的意识形态争论。在年轻一代和许多专业人士看来,这只是一场脱离时代与世界和专业范畴,进行道德绑架和说教的闹剧。

对方方们不以为然的大都是文革结束后才出生的人,很多根本不知道文革、极左所为何物。方方们不断使用“极左”这个词攻击反对者,要么是对政治学基本常识的误读,要么是对真实世界和现实政治的理解仍停留在文革年代阶级斗争那套政治话语体系中。成天把“极左”“文革”挂嘴边的人和群体,自己往往才是在文革的精神废墟和意识形态井底中走不出来的一代人。

现实世界的真相是,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一代,他们活在一个比较的世界中,拥有更与时俱进的国际视角,对西方世界没有崇拜和盲从,对中国政府同样没有方方们给别人强加的奴性和迷信;他们也希望推动国家与社会的改良和治理的完善,但同时关注中国与世界的互动和相对国际地位;他们在中国自身发展的纵向和中国与世界的横向综合比较中,有了自己的认知、理解和判断。

前期方方日记为弱势群体代言值得肯定,但后期方方们不但把矛盾重点引向意识形态斗争,特别在全球疫情上升为一场大国博弈和国际舆论战的时候,由于无知和偏狭,去针对那些在中美博弈中为维护中国利益发声的官员和专业人士,说他们是在把中国的责任甩锅给美国;污名化爱国主义为“简单的爱国者”和“极左战狼”。

演变至此,只想说,面对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和世界,方方们可能真的看不懂和体会不到,那就还是沉浸在布满尘垢的文革精神垃圾堆里去想象当今的世界,然后唐吉诃德式地与空气中臆想出来的“极左”们继续缠斗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不代表聚有用观点。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芭蕾舞视频教材


北京舞蹈学院
上海小荧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