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这两天,好多读者在后台留言:

“拾遗君,你说说方方吧。”

“关于方方,你是什么态度?”

我本来不想谈这些事情,

觉得挺没有意思的。

但好多读者在后台留言,

于是我就回了一句: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

2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

我不是指“大别墅”事件,

方方的别墅合不合法,

留给法院去判定吧。

我指的是《武汉日记》的出版。

4月8日,武汉解封的这一天,

英文版和德文版《武汉日记》出版了。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2月份的时候,

很多人批评《方方日记》,

当时我是力挺方方的,

关于方方,

我还写过这样的话:

“只有对国家民族满怀深沉挚爱的人,

才会批评社会的阴暗面;

只有怀揣光明的人,

才会去发现和揭露生活中的龌龊;

因为他们知道,

这是一种责任,

一种现代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3月份的时候,

我还在文章里提出一个问题:

这个社会需要方方吗?

我当时的答案是:需要的。

“官方媒体侧重于宏大叙事,

宣传努力、宣传事迹,宣传成绩。

财新、人物等市场化媒体,

侧重于问题的探究、原因的追问。

方方日记等个人视角的写作,

侧重于关注疫情的民间生态。

三类写作,各有不同价值;

它们互相不可替代,

是整个疫情叙事的不同组成部分。

也就是说,

只有这三种方式都存在,

才能真实而完整地呈现这次疫情的状态。

从这个角度来讲,

这个社会是需要方方的,

所以没必要对她进行封杀。”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我毫不讳言,

我转发过《方方日记》,

就是现在,

我也不会因为转过《方方日记》而后悔。

但我觉得方方在这时候,

急着出版英文版和德文版《武汉日记》,

非常不妥当。

3月24日封笔,

4月8日出版,

只用了短短两周,

实在是太着急了。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我不反对方方出版《武汉日记》,

这是法律赋予她的权利。

但我反对她这么着急出版《武汉日记》。

为什么反对?

两个原因。

第一:很多事实没有核实清楚。

错误失误的地方没有改正,

未经考证的传言没有调查,

道听途说的东西没有核实,

是不适合作为书籍出版的,

就像五岳散人评价的那样:

“日记这个文体,

具备了‘当时’的时效性,

以及‘即刻’的信息与思考,

是展现微观历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果保存在自己书桌里,

或者哪怕是在网上留存,

作为原始样本的记录是没问题的。

一旦需要出版,

内容必须要加注释,

标注某些事件或许是日记作者误记;

有些事件有争议;

有些事件结果如何。”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第二:出版时机很不恰当。

这一个月来,

国际形势大家想必都很清楚,

欧美国家防疫措施很失败,

各个国家的领导人都想甩锅:

“都是中国隐瞒所致。”

“中国应该赔偿我们的损失。”

“这事以后得找中国算账。”

恰恰在这个时候,

《武汉日记》出版了,

这对于急于甩锅的外国政客来说,

无异于“雪中送炭”。

方方在日记中写道:

“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

“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这些没有证实的传言,

很容易成为老外攻击中国的证据。

摸着良心说,

这次中国防疫虽然早期存在一些问题,

但从整体防疫来说,

真的算是很不错了,

但这时候出版这么一本《武汉日记》,

就把中国做得很好的方面都抹杀了。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武汉日记》序言里有这样一些话:

“《武汉日记》融合了怪诞与反乌托邦,

深刻与平凡,

是对我们这个时代的非凡记录,

也是对一个威权国家中监狱生活的独特审视。”

“实时揭露了该病毒的广泛影响,

以及政府对该市居民的强制隔离……”

说实话,

序言中很多话确实有点过分了。

“强制隔离”,“监狱生活”,

如果不强制隔离,

中国现在估计比意大利、美国悲惨多了。

所以,很明显,

《武汉日记》被老外当成“枪”使了。

我为什么觉得这时出版《武汉日记》不妥呢?

就是个人和整体疫情防控矛盾,

是当前主要矛盾的时候,

你写写个人日记并无不妥。

但当民族或者说国家矛盾,

上升为主要矛盾的时候,

却要急着出版个人日记,

是对国家和民族非常不利的。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国家这个民族,

真的没必要这么着急赶着出版,

完全可以等到疫情结束再出版,

何必急在此时呢?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我不知道方方为什么要赶在这时候出版《武汉日记》,

有人说为了获利。

说实话,我不相信,

我不觉得她是为钱。

不是为钱是为了什么?

我觉得是为了“名”。

因为只有这时候出版,

《武汉日记》才会显得特别有价值,

等全世界疫情都结束了,

再去出版这本日记,

毫无疑问,

其“意义”和“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而且,这时候出版《武汉日记》,

因为其“意义”和“价值”,

得奖的可能性会大很多很多。

出版《武汉日记》的哈珀•柯林斯,

那可是世界著名的出版集团,

在其出版历史上,

推出过多个获得诺贝尔奖、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和纽伯瑞奖的作家。

我不知道方方为何要赶在这时候出版日记,

如果一定要找个原因,

我觉得是为了“名”。

对于一个有追求的文人来说,

“名”的诱惑远远大于“利”。

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评论也好看

今天上午,

跟两个朋友聊天时,

他们很是感叹,

“没想到方方会在这时会出版《武汉日记》。”

他俩一直力挺方方,

但现在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想不通她为什么着急出版《武汉日记》。”

“这两天我被好几个人笑话了。”

我以前也力挺方方,

但现在跟他们一样,

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不是反悔支持,

也不是觉得失了面子,

而是觉得方方这事做得不够地道。

我没资格说她做得不对,

但就是觉得做得不漂亮。

今天下午,方方转了一篇文章《一如既然地支持方方有多难?》,

她可能觉得大家对不起她,

你们以前那么力挺我,

怎么一下就变卦了呢?

她可能从来没想过:

我做这事有没有辜负支持过我的人?

本文转自: 我是拾遗君 ,供读者研阅,不代表本网赞同和反对该文!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芭蕾舞视频教材


北京舞蹈学院
上海小荧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