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战时总统”时,美国新冠疫情发展趋势的预测表明:新冠死亡人数会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还有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总和。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美国政府采取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时措施”:禁止来自两大洲的旅客入境;让贸易几乎陷入停滞;动用《国防生产法》紧急制造医疗设备;要求2.3亿美国人呆在家中。

尽管采取了极端措施,美国的新冠疫情还在不断加剧,确诊人数世界之最。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应该发生,美国不是有世界上最一流的专家,资源,流行病学经验吗?

有批评者指出,特朗普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失败,让人联想到了911事件前夕:美国政府最高层也收到了警告,但是总统却充耳不闻,直到敌人已经袭击了美国。这一次也同样如此,特朗普政府在1月3号就收到了来自中国的正式通知,几天之内,美国情报机构就在特朗普的每日情报简报中,对新冠病毒的严重威胁发出警告。

而从1月3号之后,特朗普过了70多天,在3月13号才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而这两个多月是被特朗普政府“浪费”的关键时间。《华盛顿邮报》通过采访47为美国政府官员,公共卫生专家,情报官员等人,回顾了在开始的70天里,特朗普政府犯了那些错。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龟兔赛跑

1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罗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收到了中方的电话,被告知武汉出现了一种神秘的呼吸系统疾病。罗德菲尔德迅速将这个令人不安的消息传达给了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阿扎尔向白宫通报了情况,并且与白宫国安会分享了中方的报告。

从这一刻开始,美国政府与新冠病毒开始赛跑,这是一场病原体与病毒防控之间的竞争,直接决定新冠疫情达到美国的规模,患者人数和死亡人数。

特朗普政府最初的反应是令人欣慰的,但是也遇到了障碍。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美国疾控中心CDC 主任罗德菲尔德

1月6日,雷德菲尔德向中国发信表示美国愿意提供援助,包括派遣一组CDC科学家。但当时中方并没有接受(好意心领了)。几天后,美国卫生部高级官员组成了一个政府工作组,雷德菲尔德,阿扎尔以及大家熟悉的NIH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费奇。接下来,他们与白宫国安会与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举行了会晤,商讨的重点是否,以及何时需要让驻华的美国外交官撤离。

此外,美国官员开始采取初步措施应对疫情爆发。到1月中旬,美国卫生部负责防备与响应的助理部长Robert Kadlec制定了一项启动美国国防生产法的应急计划,让政府有权利迫使私营部门制造关乎美国国家安全的设备。当时美国政府的官员对于是否启动国防生产法意见不一,这项计划也就此搁置。

1月14日,Robert Kadlec在他的随身笔记本上写下了一个字:Coronavirus(新冠病毒)。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美国卫生部负责防备和响应的助理部长Robert Kadlec

尽管美国政府的中高层官员已经采取一系列的行动,但是特朗普直到1月18日才第一次接到关于新冠病毒的报告。

当时特朗普正在海湖庄园,卫生部长阿扎尔致电特朗普。但还没等阿扎尔有机会谈新冠病毒,特朗普直接打断了他,开始批评阿扎尔关于一项终止使用电子烟的联邦禁令。当时特朗普的精力都在应对民主党发起的弹劾上,他正在全神贯注关注参议院的弹劾审判。(弹劾审判从1月16日开始到2月5日结束)

现在回过头来看,有官员说当时阿扎尔应该极力敦促特朗普关注新冠疫情,这是比弹劾更严峻的挑战。显然阿扎尔并没这个胆儿,他与特朗普的关系并不亲近,而且特朗普认为阿扎尔这个人过于紧张,总是爱大惊小怪。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但是很快,真正的“警报”拉响了。1月21日,一位从武汉返回西雅图的男子确诊,他是美国公布的第一位新冠确诊患者。

曾经历了911袭击,禽流感等重大的公共事件的阿扎尔,非常熟悉危机管理的一套方式。阿扎尔迅速下令在全国范围建立新冠检测网络,汇总信息。很快,CDC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追踪系统。但是此时美国的新冠测试能力却掉了链子。(下一章节会具体讲检测的障碍)

美国疾控中心CDC针对新冠病毒的第一个公共警告是1月8日发出的,到了1月17日,CDC已经开始在洛杉矶,旧金山,纽约等大机场开始检测从武汉抵达美国的乘客。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特朗普在1月19日还飞去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陪同特朗普出席达沃斯的白宫国安顾问奥布莱恩接到了一通来自阿扎尔的越洋电话,阿扎尔说白宫内部出现了混乱,同一天有三位白宫官员要求卫生部做三次内容一样的简报。阿扎尔要求白宫国安会与各部门统筹。当时奥布莱恩似乎察觉到了事态的棘手,于是让他的副手波廷杰来进行协调。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波廷杰(左),奥布莱恩(右)

1月22日,特朗普第一次在媒体采访中被问及新冠病毒。CNBC在达沃斯采访特朗普时问他:是否担心潜在的病毒全球大流行?特朗普说:No. Not at all. 完全在掌控之中。美国目前只有一个从中国返回的人确诊。

哦对了,特朗普2月下旬还在印度出席了超过十万人大型集会。。。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疫情“突然”失控

一月底美国国安会开始统一协调政府对新冠病毒的战略之后,并没有马上着手研究新冠测试,或者进行医疗物资采购和加强准备工作。在那个时候,美国官员还在忙于研究如何从中国撤侨。

时任白宫幕僚长马尔瓦尼和波廷杰召集了十几个政府部门官员开会,除了白宫,卫生部,还有NIH(费奇也参与了)等等,这也是美国新冠应对小组的雏形。1月29号,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而首要任务是撤离在武汉的六千多位美国公民,其次是是否发布针对中国的最高级别旅行警告。

1月31日,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宣布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这也成为了特朗普至今最“引以为傲”的一项防控措施。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财力物力严重短缺

2月初美国政府预算中1.05亿美元用于应对传染病的资金耗尽。当时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新冠病毒的威胁还遥不可及,但是对于卫生官员来说,灾难似乎越来越难以避免。

由于长期预算太少,美国全国范围的N95,防护服,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而雪上加霜的是,疫情还严重损害了来自中国的供应链。

一月底到二月初,美国卫生部两次向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要钱,要求“转账”1.36亿美元来对抗新冠。同时卫生部长阿扎尔还开始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但是白宫内部的一些反对者认为,美国才出现几例新冠就要数十亿的拨款,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新冠肺炎,特朗普被谁坑了?美国政府抗疫70天内部“宫斗”戏

2月4日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现场,阿扎尔有机会当面与白宫代理预算主任Russell Vought"要钱"(择日不如撞日),当时Vought告诉阿扎尔提交一份申请给他。第二天,阿扎尔就起草了一份40多亿美元的补充预算申请,结果白宫就炸锅了!阿扎尔马上被召到白宫战情室去开会。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场会议简直就是菜市场现场。。。争吵声音此起彼伏。白宫预算办公室副主任坚决不同意,阿扎尔据理力争,说情况紧急,人命关天。但是阿扎尔在白宫的位置实在太弱了,新冠病毒还没有爆发,他的地位就已经摇摇欲坠。

白宫代理预算主任Russell Vought

结果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几周以后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的迅速蔓延,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但是这点钱哪够?美国国会大手一挥,拨了80亿美元,拿去用吧!特朗普在3月7日签字,使这项预算案生效。

而此时,美国已经错过了防疫,医疗储备的最佳时机。行动迟缓的代价是昂贵的。

新冠测试闹乌龙

美国疾控中心研发新冠试剂盒遭遇了很多挫折。其中最严重的一个错误是美国的高级医疗官员误判了新冠在美国爆发的规模。起初,他们认为只会在有限的地区爆发,就像埃博拉,寨卡病毒一样。因此试剂盒完全可以让CDC主导分发。

大家如果还记得,在一月底二月初美国零零星星出现新冠病毒患者时,他们的采样都是要寄给CDC亚特兰大总部进行化验,结果在几天后才出炉。CDC根本没有能力大规模批量生产试剂盒。而过度依赖于CDC的后果就是,美国的测试能力远远跟不上新冠病毒蔓延的速度。

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局长Stephen Hahn二月初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开始寻求让私营部门加入。但是当Hahn把这项计划告诉美国卫生部高级官员时,他的计划被否决了。因为卫生部担心FDA局长亲自招募私营企业合作可能存在利益冲突。

2月6日,当世卫组织宣布将向全球实验室发放25万个试剂盒时,美国疾控中心开始向地方发放自产的试剂盒:90个。。。

而屈指可数的试剂盒,还出了幺蛾子!超过一半的实验室反映,测试不出结果!无法靠试剂盒诊断患者。

最后,CDC不得不让各州把患者的样本再寄去亚特兰大进行化验。更要命的是,除了技术障碍,CDC还严格限制可以接受新冠测试患者的条件,包括必须是在过去14天去过中国或者与确诊患者接触过的人。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华盛顿根本无法看清疫情在美国蔓延的全貌。直到2月中旬,费奇和罗德菲尔德还告诉白宫,没有证据显示美国出现了人传人的迹象。但回过头来看,几乎可以确定那个时候美国已经出现社区感染了。费奇后来也承认,随着他们掌握的数据增加,观点也发生了变化。

在2月下旬,美国疾控中心CDC的试剂盒测试纰漏被暴露后,FDA高级官员在2月27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上猛批CDC. 并且说如果CDC如果是一家私人实验室,早就被FDA勒令关门了!最终,FDA忍无可忍,在2月29日宣布,允许私人实验室开发新冠试剂盒。整个二月,美国政府都被试剂盒给坑了。。。

虽然下面的人每天都在刷新对新冠的认识,但是特朗普仍然淡定。2月10日,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举行的数千人的造势大会上说,到四月,天气变暖和以后,新冠病毒就会奇迹般地消失。从阿扎尔1月底告知特朗普新冠病毒以后,特朗普一共举行了八次大型集会。

从二月开始,美国医疗官员内部已经很捉急了!有官员开始发出对疫情的高能预警。一位退伍军人事务医院顾问在邮件中写道:“我们完全在抓瞎”。

而特朗普直到2月26日宣布,任命副总统彭斯作为新冠疫情应对小组的协调员。3月6日,特朗普参观了位于亚特朗达的CDC总部,他当时说:疾控中心的测试接近完美,任何想进行新冠测试的人都可以进行测试。但事实是,时至今日,美国仍然无法检测所有需要新冠检测的患者。

驸马爷帮倒忙?

4月2日,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现身新冠疫情记者会。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有公共医疗经验吗?

其实库什纳介入新冠疫情的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记得特朗普政府在3月13号宣布与谷歌合作,通过建立一个网站来指导民众如何进行检测吗?这个项目就是库什纳负责的。按照计划,谷歌的这个网站将会引导符合测试条件的患者前往沃尔玛等制定的停车场,不用下车就可以接受测试。但现实是,三个星期过去了,这个网站还是没有见到踪影。(早期在加州进行过试点,但很快就被挤爆了。)

现任和前任的多位美国官员透露,费奇,罗德菲尔德,阿扎尔等医疗专家在经常无法专注于抗击疫情的核心工作,总是会被白宫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所打扰。比如费奇目前正在努力推进疫苗的开发和临床试验,而库什纳的团队已经在开始问:与甲骨文合作不是更好吗?

费奇的无奈已经多次被媒体拍到

从3月1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开始,他逐渐开始屈服于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的现实,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特朗普每天都现身白宫简报室亲自召开记者会。特朗普在与共和党人士的一次内部会晤中说:竞选活动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他的连任将取决于他对新冠疫情的应对。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芭蕾舞视频教材


北京舞蹈学院
上海小荧星